• <var id="fl9va"></var>
  • <var id="fl9va"></var>
    <var id="fl9va"><mark id="fl9va"></mark></var>

    用“薅羊毛”說清“碳普惠”這回事
      發布時間:2022-11-01 10:12   來源:城市怎么辦

    “今天走了將近三萬步,明天要是忘記收能量我會哭死”“誒你知道嗎,燃油車停駛一天就有八百多克?!薄熬G色回收更夸張,最高居然有九千克?!薄俺邪黄⒗撇皇菈?!”

    想必大家身邊或多或少都有幾個每天定鬧鐘起來收能量的螞蟻森林重度愛好者,他們熱衷于擴充支付寶好友列表,就為了能在好友沉于睡眠時“偷”上一點能量。自2016年支付寶公益板塊推出螞蟻森林以來,公眾參與熱度一直不減。走路、公交出行、網絡購票、在線繳納水電煤等低碳行為都可以被計算成“綠色能量”。這些能量就像是肥料,可用來栽培一棵樹,也像是公益基金,可用來保護一片生態地。截止2021年8月,螞蟻森林累計帶動超過6億用戶,累計產生2000多萬噸綠色能量,在內蒙古、甘肅等地,代表用戶種下3.26億棵樹。

    螞蟻森林之所以能夠成功帶起一波低碳行為熱潮,是因為它準確擊中了公眾參與低碳環保事業的公益心。然而,這種以激發公眾低碳環保公益心為前提的激勵,仍有大量人群“不吃這一套”,他們覺得自己千方百計攢下來的能量不應該只用來種樹。

    那么,日常低碳行為不用來種樹行不行呢?當然行!

    低碳行為要想產生更廣泛的用途,其關鍵在于對“低碳行為交換價值”的認可。換言之,就是要找到一只愿意用“羊毛”與你交換低碳行為的“羊”。

    你的低碳行為有什么交換價值

    1850年以來,人為溫室氣體排放總量持續上升。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報告顯示,二氧化碳、甲烷、氧化亞氮等三種主要溫室氣體的大氣水平在2021年創下新高。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第六次評估報告稱,氣候變暖已逼近氣候臨界點,各國必須高度重視并推進“雙碳”目標落實。近年來,暴雨、熱浪、干旱等極端氣候頻發,人們對氣候變化的感受也愈發深刻。

    與能源、工業、交通、建筑部門減排行動相比,社會公眾的節能減排行為看起來微乎其微,但對于當下脆弱的生態系統,任何人的低碳行為都很重要,這也就構成了低碳行為的交換價值。當下,低碳行為在減少碳排放上的重要作用已成為各國的普遍共識。

    愿意交換的“羊”在哪

    2016年,廣東省發改委發布《廣東省碳普惠制試點工作實施方案》,以“低碳權益,惠及你我”為核心理念,圍繞社區、交通、旅游景點等多個場景定制規則,將居民低碳行為創造的減碳量折算成“碳幣”后計入居民個人賬戶,碳幣可用于換取商品和公共服務,或進入碳排放權交易市場進行交易。

    形象的說,商品和公共服務就是“羊毛”(如圖中的月卡、飲品券等),提供這些商品和服務的主體“羊”(如圖中的瑞幸咖啡、知乎等),而居民通過低碳行為獲取商品和公共服務的過程就類似于“薅羊毛”。

    2022年8月10日,北京綠色生活碳普惠平臺“綠色生活季”小程序暨北京個人碳賬本上線。2022年8月8日,阿里巴巴依托于淘寶正式成立“88碳賬戶”。2022年3月29日,全國首個省級碳普惠應用“浙江碳普惠”在浙里辦上線。2022年6月13日,國內首個居民低碳用電“碳普惠”應用在南方電網在線APP和95598小程序正式上線。2021年12月17日,深圳市生態環境局和騰訊公司聯合發布“低碳星球”小程序。類似的碳普惠平臺還有成都市的“碳惠天府”、福建市的“碳碳樂園”、青島市的“青碳型App”、南京市的“綠色積分”等。一時間,政府部門、國有銀行、社交媒體、ESG企業紛紛推出碳產品,主動成為貢獻“羊毛”的羊,待薅羊群逐漸壯大。

    “薅羊毛”背后的神秘之手

    無論是螞蟻森林的綠色能量,還是各地推出的碳幣、碳積分、碳賬戶,本質上都是對用戶低碳行為交換價值的認可。在完成一些具有減碳效果的日常行為后,用戶就可以順便“薅”一把“羊毛”。而用戶之所以能夠成功薅上羊毛,這背后的神秘之手就是前文所提到的“碳普惠”。

    “碳普惠”是一種促進公眾自愿實施低碳行為、參與低碳發展的正向激勵機制,具體是以小微企業、社區家庭和個人為目標對象,將其綠色低碳行為進行量化并賦予一定經濟價值,以碳賬戶的方式的進行存儲積累,這些積累的價值可以參與權益兌換、商品購買、支出抵扣、公益捐贈等。簡單來說,通過“碳普惠”這一機制的運作,公眾日常的低碳行為被賦予了市場價值,有“羊”愿意拿“羊毛”進行交換。

    低碳行為能為“羊”帶來什么

    “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碧计栈萜脚_運營主體之所以愿意提供可供交易的商品和服務,是因為用戶的低碳行為可以為他們創造額外的價值。目前參與到碳普惠平臺的“羊”主要有政府部門、商貿服務企業、工業企業、公益組織四類。

    對于政府而言,其主要向公眾提供公共設施服務、公共交通方面的便利和優惠,首要的目的是培養公眾綠色消費、低碳生活的意識。對一般商貿服務企業而言,其主要提供的是企業自身的商品和服務,首要目的是通過一定的讓利提高用戶活躍度和滿意度,從而提高用戶粘性。對于工業企業而言,其往往不直接面向用戶,主要通過碳排放權交易體系與碳普惠用戶產生利益關系,其首要目的是獲取當下減碳能力之外的部分碳排放權以降低生產成本。對于公益組織而言,其首要目的是擴大公益組織的社會影響力,旨在鼓勵公眾參與節能減排、綠色低碳的社會公益事業,通過代種樹、代保護、代募捐等方式踐行用戶的公益理念。

    “薅羊毛”可以持續多久

    也許有人會說,碳普惠只是眾多潮流熱浪中的一波,當人們的新鮮勁過去,碳普惠就只是那些可以堅持下來的小眾人的狂歡。這樣的說法不無道理,因為“碳普惠”本身是一種基于用戶自愿的激勵機制而不是被迫執行的強制機制。因此,如何讓“薅羊毛”成為一種習慣,是碳普惠機制的設計者所需考慮的問題。

    一是要破解產品同質化。隨著加入碳普惠生態圈的規模不斷增大,部分提供碳普惠產品或服務的主體開始感到力不從心,具體表現為用戶大量流失。同樣的,碳普惠用戶也面臨著低碳動力不足的問題,“普通羊毛泛濫”“優質羊毛不足”是當前碳普惠平臺普遍存在的問題。放眼望去,各大碳普惠平臺推出的權益大同小異,如打車券、酒店券、視頻會員抵扣券、商城代金券等,用戶需求度不高。而一些高價值的商品則往往“要價奇高”,用戶需積攢的時間周期過長,或是“半買半送”,稍顯誠意不足。

    二是要打破平臺間壁壘。碳普惠產業發展的歷程來看,各地開花式的發展模式是產業初期的必然特征,鼓勵各主體發揮能動性和創造力是完善產業結構的必經之路。但從長遠發展角度來看,不同平臺、不同區域、不同領域所打造的碳普惠平臺終需實現統一。以步行這一低碳行為為例,步行因其門檻低、易統計、可量化等特點,成為各大碳普惠平臺必備的功能,一個用戶每天的步行行為在各個平臺都可以進行減碳量統計。如果以實體經濟中商品交易來類比,一個用戶每天的步行行為理應只進行一次交易價值計算,用來交換一份“羊毛”。而造成單類低碳行為被用于多次交換的原因就在于平臺間彼此獨立。為此,已有研究提出,區塊鏈技術或成為未來打造全國一體化碳交易平臺的支撐技術,利用“公鏈”用于企業級交易,“側鏈”用于高頻小額的個人級交易,以較低成本支撐海量交易。

    三是要接入碳排放權交易市場。無論是政府、公益組織還是商貿服務業組織,都不是用戶低碳行為減碳量的“極大需求者”。相反,工業企業(尤其是能源、建筑、化工領域)正面臨極大的減排壓力,而大量的公眾減排量卻無法通過交易為工業企業抵消碳排放。那么公眾的低碳行為能否參與碳排放權交易呢?杭州早在十年前就已經給出答案。2012年,杭州市9處公共自行車服務點在2010年減少的二氧化碳排放量615.55噸,在北京環境交易所掛牌交易成功。試想,若類似的公共服務設施減碳量未來可以均攤到每一個使用者身上,那么公眾持續采取綠色低碳行為的積極性也將得到極大增長。

    參考資料:

    [1]IPCC.AR6 Climate Change 2022: Mitigation of Climate Change[R].IPCC,2022.[2]劉航.碳普惠制:理論分析、經驗借鑒與框架設計[J].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研究,2018(05):86-94+112.

    [3]葉強,高超越,姜廣鑫.大數據環境下我國未來區塊鏈碳市場體系設計[J].管理世界,2022,38(01):229-249.[4]國家能源局.杭州試水碳排放權交易[OL].國家能源局,2013-06-28.

    審核:蔡峻

      作者:楊之穎  編輯:鄭海云
    粗大在人妻里耸动
  • <var id="fl9va"></var>
  • <var id="fl9va"></var>
    <var id="fl9va"><mark id="fl9va"></mark></var>